东方艺术中心定制“本帮话剧”《金家花园》-这些为人之道,最有上海味道

晨报记者 邱俪华

剧场定制话剧,而且是有“上海味道”的本帮话剧。日前,由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发起,上海锦辉艺术传播股份有限公司、上海新可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原创话剧“弄堂”系列之《金家花园》向外界表达了信心——9月20日到22日,一段跨越半个世纪的“上海往事”将在东艺的舞台上呈现,当天,主演孙徐春、钱懿,以及导演李建平、编剧洪靖惠等主创齐齐亮相。

《金家花园》虽是一部上海女性题材的作品,但剧中的两位男主演却格外抢眼,“沪剧王子”孙徐春和“滑稽小生”钱懿此番将“转行”话剧舞台。

首次出演话剧的孙徐春表示,其实他“垂涎”话剧舞台已久,只是一直未遇到合适的剧本和角色,这一次能为点赞“上海女性”站台,是身为“上海男人”的骄傲。孙徐春曾在沪剧舞台上见证过不同的上海女性角色,在他眼中,上海女人是海派文化的华彩乐章,“《金家花园》再次激发了我对上海女性的敬意。”而一向以滑稽面孔示人的钱懿,对于上海女性的解读也相当有烟火气,“我觉得上海女人的美和其他地方不一样,她们身上有着从外婆、妈妈到女儿代代相传的家教,讲话要细声细气,仪态要大方得体,生活要精心打理,那是自然形成的一种上海味道。”

主创眼里的上海女人……

孙徐春:即使“作”和“嗲”,也是优雅的

Q:这是一个女性题材的戏,你的角色和剧中两位女主角是什么关系?

A:和两位主角的关系不大,我就代表老克勒,来回味上海情怀的。其实这个戏想和大家一起讨论,究竟上海味道究竟是什么?我的答案就像上海话本身,是包罗万象的。

Q:你心目中认为怎样才算上海女人?

A:我唱沪剧的搭档茅善玉就蛮有上海女人的味道的,我自己生活当中也遇到过很多上海女性。之前做海派清口《玫瑰金口》的时候,主演胡晴云就比较张扬,她就不具备典型意义了。我觉得,上海女性主要是优雅,即使“作”和“嗲”,也是优雅的。

钱懿:嗲就嗲在“细腻”

Q:听说你这次出演零报酬?

A:孙徐春是我师叔,师叔叫的活儿你敢收钱吗?虽然我们团里演出也很忙,但是这个本子让我看到心里去了,很感动,所以没有钱我也演。

Q:分享一下你心目中的上海女人。

A:上海女人有别于其他各地的女人。我前段时间做一个电视节目,谈到老上海的故事,国际饭店的咖啡馆,有一位女子经常来,最关键是她仪表和仪态传达出的气质与众不同,她就是张爱玲。她吃蝴蝶酥,是掰开,一片片顺着蝴蝶酥的纹理吃,这样能彻底感受酥皮的细腻,这就是上海女人。上海女人嗲就嗲在“细腻”。

洪靖惠:隔壁阿姨们的黄金岁月

Q:这个戏里的两个女主人公有原型吗?

A:没有地道原型,但我自己在上海长大,两个女主角是调动我的生命记忆写出来的,她们就像我隔壁的阿姨们。我是来回忆她们的黄金岁月。

Q:作为上海女人,你怎么看“作”和“嗲”?

A:我觉得应该说是细致和高雅。

李建平:不变的是精神面貌

Q:这个戏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?

A:吸引我的是上海永远不变的东西,就是上海人的为人之道,那些说话办事的特点,只有上海人有。这个城市变化的东西很多,但是有些东西一直没有变,就是这种精神面貌。

来源:新闻晨报       作者:邱俪华